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全球共13台根服务器,美国独占10台,若想关停中国网络可能吗?

2022-09-02 23:24:27 679

摘要:2021年6月22日,美国“故技重施”,关停了伊拉克大批网站。甚至,包括阿拉姆新闻网在内的伊拉克国营电视台网站,也遭到了美国的封禁。隔着千山万水,关停别国的网站,这等操作,不可谓不犀利。其实,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这样“整蛊”伊拉克了。早在2...

2021年6月22日,美国“故技重施”,关停了伊拉克大批网站。甚至,包括阿拉姆新闻网在内的伊拉克国营电视台网站,也遭到了美国的封禁。隔着千山万水,关停别国的网站,这等操作,不可谓不犀利。

其实,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这样“整蛊”伊拉克了。早在2003年,美伊冲突爆发期间,灯塔国就曾停止了对伊拉克境内的域名解析,致使其顶级域名“.IQ”消失,并导致一个国家在互联网上,彻底消失的没有一丝痕迹。

那么,是怎样强大的技术支持了美国“掐”别国网线的行为?我们国家,是否会因为得罪灯塔国而惨遭断网呢?

美国想断中国网,我们将无从抵抗?

这一切,还要从IPV4说起。美国之所以能够对伊拉克、包括后来的利比亚实施“断网”制裁,需要归因于它在互联网领域的带头作用和领先地位。

互联网诞生之初,主要是服务于美国军队的。

后来,在以蒂姆·博纳斯、温顿·瑟夫和罗伯特·卡恩为代表的一大批科学家的倡议下,他们将互联网理论和基础,无偿分享给了全世界。这也为后来网络世界的繁荣和空前发展,提供了温床。

但是,这样的好势头并没有持续多久,灯塔国就显现了它的“本来面目”。互联网也开始被一个名为ICANN的美国机构严密掌控。ICANN号称是“非盈利组织”,主要负责互联网名称和数字地址的分配。实际上,这是个完全听命于灯塔国的组织。

ICANN成立于1998年,在互联网诞生之初,使用的是IPV4地址,可以提供2的32次方个IP地址。负责“分发”这些地址的根服务器,全球共有根服务器13台,其中主根服务器1台位于美国,副根服务器中有9台位于美国,剩余的3台,分别在英国、瑞典和日本。

这些服务器要么在美国手中、要么在它的小弟手中,因此,国内有的小伙伴产生了一些“杞人忧天”的想法——美国这么牛,我们会不会像伊拉克一样被“断网”呢?其实,这种担心很多余。

由美国控制的“根”,早已苟延残喘

根服务器,听上去是个了不得的名字。但实际上,它的作用相当于一个电话接线员——它能够在我们查询某个单位的时候,为我们准确地提供地址。它能起到的反作用仅仅只有两个:

第一,不告诉我们地址;第二,将我们引导向一个错误的方向。

它无法为我们提供一个错误的地址,就算要“捣乱”,根服务器发挥的作用也十分有限。那么,美国为什么能在2003年,让伊拉克在互联网世界“消失”呢?

这就是因为,位于美国的根服务器发挥了它“电话簿 ”的作用,将伊拉克相关的IP地址隐藏起来了而已。

对于美国的制裁,当时的伊拉克并不具备反制裁的技术实力,加之后来战乱不断,伊拉克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无法得到发展。由此,美国对于伊拉克采取的根服务器制裁法,才能屡试不爽。

但是,随着互联网的繁荣显得越来越不够用。前面提到,IPV4算法生成的地址仅有40多亿个,并且部分号段是不会分配使用的,能供我们使用的IP地址,只有36亿多个。

按全球人口75亿计算,人手一部手机,现有的IP地址都不够分。更何况,现在一个人往往不止需要一个地址,手机一个、手提一个、电脑一个。现有的诸如“192.168.0.1”的IP地址字段固定,数量也无法增加。

IPV4的地址早在2011年就已经分发殆尽,现在根服务器的状态,不过是在“苟延残喘”而已。这可怎么办呢?于是,互联网技术大拿们想到了通过“网络地址转换”和“端口映射”来维持现有网络世界的秩序。

这就相当于,在私有IP接入公网IP前,在不同的设备后面加上编号。这样的操作,虽然能为位于美国的IPV4的主根服务器续命,同时也增加了网络的复杂性、使原本稳固的网络环境变得脆弱。全球互联网用户对IP地址的要求,迫使IPV4走向了衰亡。

中国的反制裁与“雪人计划”

尽管对于伊拉克,美国的“断网计划”屡试不爽,但灯塔国的“三板斧”却对付不了崛起的中国。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早在2003年和2005年间,我们的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就镜像了主根服务器上与中国有关的所有地址,在整个中国范围内的局域网中,美国再怎么操作也影响不了咱们上网“冲浪”。

当然除了镜像和局域网的功劳,基于IPV4生成的IP地址,但我们大多数人,对公网IP是没有需求的,美国如果要“断网”也只能切断连通国际线路的公网IP,在局域网“冲浪”的我们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简单来说,我们不存在访问根服务器的需求,我们只需要由运营商掌握的递归服务器。而运营商,已经做好了信息“镜像”。就算某天灯塔国想不开,通过IPV4的根服务器做文章,也只能对国际上网络的互通产生一点点影响。

基于坐标位于美国的IPV4主根服务器,我们有了“网络地址转换”、“端口映射”等防备制裁的手段,同时,作为一个互联网大国,我们也早已经研究出彻底甩掉灯塔国的方案。

任何技术的产生,都会面临更新与迭代的问题。于是,在IPV4“日薄西山”的情况下,IPV6的IP算法应运而生。与早前的IPV4采用二进制的编写方式不用,后者采用的十六进制编写方式。

理论上可以提供3.4乘以10的38次方个IP地址,这样庞大的数字,就算给地球上每一粒沙子写地址都够了,更别说是每个设备一个地址了。

2005年前后,中国互联网开始了蓬勃的发展,作为一个互联网大国,我们无法接受在技术层面的受制于人,那怕仅仅是千万分之一“被制裁”可能性。

于是,在2015年中段,有我国下一代互联网中心牵头发起的“雪人计划”,开启了全球招募志愿单位的活动,实施以IPV6算法替代IPV4算法的国际行动。截止当年,该计划募集到包括中国在内的26个根服务器运营单位。

“雪人计划”也打破了在IPV4算法下,美国一家独大的被动局面。目前,IPV6的主根服务器分布在中国、美国、日本各1台,其它的副根服务器也广泛地分布在世界上的各个大洲。

从基础的架设上来看,IPV6的普及并没有什么难度,但现在IPV4的应用范围远远大于前者的原因就在于,如何在保障安全与隐私的情况下,完成IP地址的迭代。这就需要大量的数据运算和调试了。

初次之外,现在的IPV6地址是在于IPV4兼容的基础上搭建的,因此要完全摆脱灯塔国的“挟制”,或许还需要付出更多技术层面的努力以及时间地沉淀。

截止今年年初,我国IPV6的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了6亿,占比全国网民的六成以上。更加令人欣喜的是,这个数字有望在今年年底突破7亿大关,作为网民基数最大的互联网大国,我国的网络能力也在IP地址的迭代中不断优化。

可以预见的未来是,在世界范围内短时间用IPV6替代IPV4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是,在诸如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一众互联网巨头们的带动之下,IPV6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目前,新生产的互联网设备也开始全面替换原有使用IPV4地址的设备。

曾经为互联网世界的繁荣立下汗马功劳的IPV4,也将在其自身的弊端中退出历史的长河。美国曾经的互联网霸主地位,也将在技术的革新中,一去不复返。

结语

所以,传说“13台根服务器都在美国”,这是完全错误的。事实是,IPV4的主根服务器在美国不假,但早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我国就完成了根服务器镜像,就算美国以此威胁,我国也凛然不惧。

更何况,由我国下一代互联网工程中心牵头实施的“雪人计划”,现在已经可以对IPV4的地址进行替换,现在的IPV6主根服务器主要在我国。并且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使用者成为IPV6的用户。

尽管,看不见的“敌人”,可能会在各个角落伏击我们,可如今的中国也不是“吃素的”,不仅仅在服务器领域,我们的超级计算机也已摆脱了被国外芯片卡脖子的“黑历史”。在新时代发展的路上,中国早已在既定的道路上越走越稳、越走越远。

美国的“断网”威胁?如果中国真的有接到威胁的那么一天,我们也早已做好准备。现在的中国,有能力与之一搏!


参考文献:

[1]王莎莎, 王梦涛. 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J]. 信息系统工程, 2017(6):1.
[2]翟玉忠. 信息时代 谁主沉浮——互联网中枢神经根服务器控制权之争[J]. 电脑爱好者, 2005(16):3.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