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恶魔岛:美国历史上最阴森恐怖的监狱 -1(哈,这就是美国 )

时间:2022-12-13 19:42:56 | 浏览:2311

旧金山这个城市好玩儿的地方有很多,比如九曲花街和有轨电车。但最神秘的去处应该是一座小岛,从金门大桥上或者从渔人码头向湾内看都能看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岛可以坐船环游或者登岛探幽,这就是鼎鼎大名的恶魔岛,今天说的就是恶魔岛的前生,以后再说我上岛

旧金山这个城市好玩儿的地方有很多,比如九曲花街和有轨电车。但最神秘的去处应该是一座小岛,从金门大桥上或者从渔人码头向湾内看都能看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岛可以坐船环游或者登岛探幽,这就是鼎鼎大名的恶魔岛,今天说的就是恶魔岛的前生,以后再说我上岛看到的今世。

1996年,好莱坞搞了一部片子《勇闯夺命岛》(里面的几个主角都是一线大咖),在全球狂揽了3.4亿美金的票房。这部监狱题材的动作惊险片,素材的来源就是极富传奇色彩的旧金山恶魔岛监狱。

恶魔岛原名鹈鹕岛,位于美国加州旧金山湾中央。尽管和旧金山市仅有咫尺之遥,但这个岛屿却被嶙峋的怪石和奇冷的海水所包围。从远处看,这个岛和渔人码头之间的距离简直可以泅渡,但当我乘坐游船距离恶魔岛比较近的时候才发现,其周围海况异常复杂,水底水面漩涡汹涌,再加上海水的超低温度,非普通人能Hold住的。

恶魔岛的英文名称很拗口,叫Alcatraz,想必之下,它的绰号更响亮也更好听:The Rock。

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在1934年,这座小岛被美国联邦政府设置为监狱,直至1963年因为无法维持开支而被关闭(这个原因,天朝人民无语了。在天朝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此期间,几乎美国历史上所有最为恶名昭著的重刑犯恶棍,全都在岛上蹲过大狱。这其实就是“恶魔岛”得名的由来。

成为监狱后,经过改造的恶魔岛不但戒备森严,再加上汹涌的海水和峭壁下水中潜伏着的无数残暴的虎鲨,使在恶魔岛监狱存在的29年时间里,总共也只记载了36人次的越狱逃亡事件,但大部分人都被抓回来了,另外有5人下落不明(后面我们会详细探讨这个问题,因为从官方报道看,有点为了吹牛恶魔岛无人能越狱而语焉不详的赶脚),官方怀疑他们不是淹死后喂鱼,就是喂鱼后淹死(反正也没什么大区别了)。不过,仍然有人成功地从恶魔岛监狱中全身而退,这其中就有黑手党教父卡尔-卡帮和共产主义者福雷(这个有点意思,很让资本主义丢脸)……  

先说说卡尔-卡帮教父的故事

今天的恶魔岛监狱已经成为了一处旅游景点,当你循着路标由坡道往上爬,钻进一条砖砌的覆满青苔的隧道,就可以来到昔日的牢房区(Cell House)。窄小的牢房沿着走廊一字排开,一间挨着一间……你可以直接感受到生活在这一道铁栏和三面墙中间失去自由的滋味。这些阴森的牢房,最让游客感兴趣的,就是去搜寻卡尔-卡帮曾经住过的那间。素有“疤面人”之称的黑手党教父卡尔-卡帮,绝对是恶魔岛监狱里的王中之王。

20世纪30年代,来自意大利的卡尔-卡帮是芝加哥最臭名昭著的黑手党教父。著名的黑帮系列电影《教父》就是以他为原型进行改编的。杀人如麻的卡尔-卡帮,控制着整个芝加哥市的私酒酿造贩卖与毒品生意,拥有上万家酒吧,被称为芝加哥的“地下市长”。他的人生信条和小说金银岛里面海盗希尔弗的有点近似,那就是:一张好嘴皮,不如一把烂枪头。因此,卡帮总是随身带着一把柯尔特牌连发手枪。(希尔弗的原话是“死人不咬活人”)

卡帮的被捕太戏剧化了,他并非是中了警方的伏击或者线人的出卖等等,而是因为一次违章停车被交警拦下(怎么可能!?!),交警从他身上搜出柯尔特牌手枪,以非法持械的罪名将他投进了监狱。 卡帮的入狱立刻引发了芝加哥黑帮的大混乱,无数他的小弟和其它黑帮份子每天想的就是一件事儿:劫!狱!最后,被惦记怕了的美国政府只好将他送入了四面环海的恶魔岛监狱(我感觉这简直就是一个阴谋, 卡帮这种大哥大级的选手放在监狱里面和外面都不妥当,不如放在这么个危险的地方,然后,不管别人信不信,有一天大哥大钓鱼的时候被鱼钓了......)。

卡帮老大被押入恶魔岛监狱时也没堕了他的威名,眼神冷酷地缓慢扫视着全副武装的狱警,冰冷的目光使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脑海中再次浮现那句台词: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为了防止黑手党徒无孔不入的渗透和报复,所有看守卡邦的狱警都被要求戴上黑色面罩,彼此间也只以代号相称。而卡帮在恶魔岛监狱中也一直关押在单人牢房里,即使放风,也必须避开其他犯人的放风时间。  

为了不让其他犯人因为看到卡帮而引起骚动,他被安排在监狱牢房后的一小片荒地放风。每当他站在荒地上做健身体操的时候,身边都站着十余名头戴面罩、手持冲锋枪的狱警。当卡帮的户外活动结束后,其他犯人才能走出牢房放风。如果某一天,老大有兴致在荒地上遥望旧金山市区多发一会儿呆,那么其他犯人只好自认倒霉,延迟自己的放风时间了。

卡帮被关押在恶魔岛的7个月里,也是芝加哥历史上最为黑暗的7个月。黑手党徒不断滋事,杀人放火、袭击警察,无恶不作。为了停止骚乱,美国政府不得不召开特别听证会,对卡帮的案件进行重审。重审的结果其实在重审开始之前的定好了:巧舌如簧的律师,接受黑金的陪审团员(敢不接受吗?),再加上联邦政府的顺水推舟,终于让卡邦昂首离开了恶魔岛监狱,反正大家都知道关着他不会有太平日子。得知他将被释放的消息后,当初要求狱警戴上面罩的恶魔岛监狱官员,无不庆幸自己做出了这辈子最最英明的决定。我甚至感到其实恶魔岛的管理方是最愿意卡帮出狱的,他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别在自己的地盘上就行。

故事说到这里看着真让人糟心,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个好结果,因为好故事的结尾都是好人胜利、坏人失败;否则,让我们拿什么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