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迷雾中的金门大桥

2022-12-13 20:37:00 1634

摘要:#头条创作挑战赛#一接近1太阳透过云间的缝隙,将洒下的缕缕光束打在金门大桥的橘上,让它在蒙蒙的雾气中,若隐若现,巍巍峨峨。明媚的阳光同样也照在每一个需要温暖的地方。“嗨,你也在这里?”玛丽安热情洋溢地说道。“哦,是的。”杰克回答,眼神略有闪...

#头条创作挑战赛#

一接近

1

太阳透过云间的缝隙,将洒下的缕缕光束打在金门大桥的橘上,让它在蒙蒙的雾气中,若隐若现,巍巍峨峨。

明媚的阳光同样也照在每一个需要温暖的地方。

“嗨,你也在这里?”玛丽安热情洋溢地说道。

“哦,是的。”杰克回答,眼神略有闪烁,表情并不自然。

玛丽安承认,她喜欢每次见到杰克时他自然流露出的拘谨、局促,那是迫不及待又单纯可爱的模样。

玛丽安已经在跑步机上走了一个小时了,有些累,她按下停止的按钮,从跑步机上下来,拿起旁边的瓶装水小口地喝起来。

杰克打开玛丽安旁边跑步机的开始按钮,缓慢地走起来。他算好了时间,并不打算和玛丽安在这个空间下相处太久。

玛丽安要离开了,跟杰克道了再见。

杰克看着玛丽安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美妙的旋律回响。

2

杰克第一次见到玛丽安是在他的汽车特约店里,他的特约店主要是为顶级的汽车做保养和维修的,来的人当然也是这个国际大都会一顶一的人物及他们的司机。

玛丽安的丈夫洛斯先生是当地知名的地产商,经营着国内最大的地产公司,旗下有全国最畅销的楼盘、最火爆的商圈、最优质的资源。

洛斯先生平日当然不会亲自来杰克这里,只是这次在他和玛丽安自己开车去私人聚会的路上,车辆出了些故障,所以他俩才有机会同时在杰克这里露面。

杰克每每回想这个场景时,只记得玛丽安下车的场景,早忘了洛斯先生如何乘风登场的。那徐徐的风吹着玛丽安波动的金色卷发上,让它自由摇曳,她那拉风的太阳镜,紧身的连衣短裙,黄金比例的身材,一眼望去苗条匀称的腿把控着全部的气场。

杰克当时肯定是惊呆了,当他认出洛斯先生的劳斯莱斯时,立刻上前请洛斯先生及玛丽安到贵宾室休息。玛丽安不同于洛斯先生的高调与冷漠,整个人开朗随和,这也是吸引杰克的第二大魔力。

3

很快杰克又有机会见到玛丽安,是在上次夫妻俩同时出现在他的店不久之后。

玛丽安开着自己的红色保时捷跑车来到杰克这里,车子的钥匙有些失灵,玛丽安顺便想将轮胎更换下。

杰克有机会跟玛丽安单独聊了一会,他的紧张感是玛丽安可以目见的。

“我来帮您。”杰克拿过玛丽安拆不掉的钥匙挂链。

“谢谢!”玛丽安看到杰克一双蓝的透亮的眼睛,有着海水般让玛丽安安心的深邃,只是她不想在这蓝的深邃里沉醉太久。

玛丽安的车子第二天才可以取。

杰克壮了壮胆问道:“是否需要我开车送您回去?”

玛丽安自然的答复:“不用,我的朋友一会来接我。”

今天他们相遇在健身会所,以后会在更多的地方碰面。

二父亲的安排

1

杰克的店是由他祖父开创,由他父亲老杰克改良后,现在在他手里经营的。他接手的时间并不长。

杰克跟父母住在一起,下班一般都会回家跟父母共进晚餐。

老杰克打拼了一辈子,扩大经营,改革创新,终于奋斗到中产阶级的顶尖,也为杰克提供了良好的教育环境。

老杰克的房子在城市中产别墅区,每一栋房子没有独特的样式,长的都一样,深灰的三角屋顶及窗框,米色的外墙,白色的花园栅栏,只能靠门牌来辨认。

老杰克有着上一辈人的坚持与固执。

2

杰克到家后拥抱并亲吻了母亲,问候了父亲,母亲已备好了晚餐。家里的事务虽有佣人照料,但是母亲已习惯操持家里的一切,照顾父子俩的生活。

晚餐很丰盛,有香喷喷油亮亮的烤鸡,土豆沙拉,番茄汤,黑麦面包、黄油。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

父亲用低沉的嗓音问杰克:“今日生意如何?”

杰克毕恭毕敬的答道:”一切正常。”

父亲抬头看了眼杰克,说:“我之前对公司开立分部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了?”

杰克思考了下怯声怯气的回答:“我觉得时机还不是很成熟,等我对业务更清晰一些,再考虑。”

父亲极快地接了:“好。“

母亲在父子谈事情的时候是从来不插话的,只是母亲对父亲没有纠葛且这么快结束这个话题十分诧异。

父亲接着说:“后天是周末,我约了罗茜一家来用餐,后天你就在家。“说完父亲用餐布擦了擦嘴离开了餐桌。

杰克望着父亲离去的背景,既无奈又恼火。杰克的母亲缓慢的往嘴里喂着食物,若有所思。

3

罗茜家与杰克家是世交,杰克已到适婚的年纪,杰克明白父亲的意思,只是他并没有理由也没有勇气拒绝父亲的安排。

杰克没有正在交往的对象,他也不可能告诉父亲近日他爱上了房产大亨洛斯先生的老婆,他自己都觉得这是个多么滑稽的回答。

周末罗茜一家如约而至,杰克与罗茜非常熟稔的,两人年纪相仿,从小见面的机会就很多。罗茜是个如春光般温暖的女孩子,温文儒雅,有良好的教养,也一定是一位能把家庭照顾的周全的好太太,只是杰克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没有其他出格的情感。

罗茜看到杰克,含笑向他走来,杰克正经历着与罗茜最别扭的一次会面。

罗茜会心的笑着说:“嗨,杰克。“

杰克简单的没有太多表情的回应:“嗨。“

罗茜接着说:“你上次送我的那幅画太美了,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那个地方野餐吧?“

杰克迟疑了一下,勉强笑笑说:“好。“

罗茜有些看出杰克的异样,问:“你身体不舒服吗?“

杰克被这么明显的看出心事,更是惊慌,强打起精神回答:“没有,都很好!去吃饭吧!“

好在这餐饭的时间并不长。

三接近

1

杰克显然不知道当父亲正式提出让她迎娶罗茜时他该如何回答。

眼下他更在意在上次遇到玛丽安的时间再次去健身房,这次他比上次提前了一些。

玛丽安果然在那里,杰克由迟疑到快步走到玛丽安身边,没有上次那么生疏的说了“嗨。“

玛丽安摘掉耳机,如往日般热情回应道:“嗨!“

这个健身会所需要缴纳昂贵的年费,只接受会员,不对外开放,所以人并不多。

杰克打开玛丽安旁边的跑步机开始走步。

玛丽安先打开了话题:“以前没见你来过?“

“最近想多锻炼下身体,朋友介绍我过来的。“杰克答道。

玛丽安灿烂的笑着,指了指耳机,带上耳机继续跑起步来。

杰克在玛丽安的身边走着,感受着玛丽安的呼吸、心跳、芬芳,心脏疯狂的跃动着。

玛丽安先调慢了跑步机的速度开始慢走,之后关掉开关。

杰克平时没有这么大的运动量,基本跟玛丽安同时停下休息。

2

两人坐在墙边的休息椅上,杰克将毛巾递给玛丽安,玛丽安擦着汗,大口呼出一口气。

杰克拧开水瓶后送到玛丽安手边。

“谢谢!“

“不客气。“

玛丽安看着他的样子笑起来。

杰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我,哦还是算了。“杰克低下头却并不羞愧,能这么跟玛丽安独处,看着她开怀的笑,他心里的花朵不停地盛放着。

杰克想打破此刻的尴尬:“你平时除了运动还有什么爱好?“

玛丽安抿嘴,侧过头说:“逛街、美容、购物。”接着打趣杰克到:“怎么,你要陪我去吗?”

这个回答完全出乎杰克的意料,他整个人完全怔住了。

玛丽安捂嘴笑着说:“逗你的,开玩笑啦!“,紧接着站起来说:“好了,我要走了,再见啦!“

杰克松了口气带着些傻气地赶紧说了句:“哦,再会!”

3

玛丽安开车到妈妈这里看望妈妈,玛丽安是普通家庭的孩子,爸爸很早就过世了,妈妈是一所中学的老师,一个人养育她长大,如今妈妈已退休。

进门后玛丽安抱着妈妈久久不愿松开。

“好啦好啦,都多大了还这样!”妈妈话虽说着,却也喜欢的合不拢嘴。

玛丽安跟妈妈的感情深厚,玛丽安非常非常爱她的妈妈。

“最近不忙吗?公司怎么样?洛斯好吗?“

玛丽安继续撒着娇,说道:“妈妈,你都没有问我好不好?“

然后乖乖的笑着回答道:“忙也要来看我最爱的妈妈呀。公司挺忙的,我跑出来锻炼下一会还要回去。洛斯还是老样子,飞来飞去。“

妈妈当初是不太愿意让玛丽安嫁给洛斯的,或者说像洛斯这类的人,妈妈更希望玛丽安可以过平常人家的生活,只是女儿从不甘心如此。


四一颗想要出名的心

1

玛丽安从小就高挑出众,一直学习舞蹈。

长大后玛丽安想学表演,妈妈却坚决不同意,这也是从小到大她跟妈妈起的最激烈的一次冲突。妈妈也从没有过如此的坚持,最终玛丽安放弃了自己愿望,听从了妈妈的建议,读了金融专业,但是她想要成功成名的愿望从没有消失过。

玛丽安成绩优秀,毕业后进了知名的投资公司。在一次舞会上认识了洛斯先生,应该说是洛斯先生先注意到了她,被她的魅力所折服,主动与她认识的。洛斯先生对玛丽安的感情并不是闹着玩的,是认真的,他用的行动证明了一切。杰克先生不顾自己的名誉与形象,不惜损失上千亿的分手费坚决与妻子离了婚,高调迎娶了玛丽安。

对玛丽安而言,洛斯先生是上流社会的知名人士,能为她做如此大的牺牲,这世上有哪个女人会不动心?何况这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名流生活,正是她穷追不舍的目标。至于洛斯先生大她二十几岁以及洛斯先生对她的爱是哪一种,她都不那么在乎。

2

玛丽安搬进了洛斯先生位于山顶的独栋别墅,别墅的房间多的玛丽安都没有全部去过,别墅外有修建的极其讲究的花园,清澈的大泳池,圆形的骑马场,大片的高尔夫球场,总之它比你能想象到的所有内容还要丰富就对了。

别墅内灯火辉煌,硕大的水晶吊灯坠在客厅的正中,擦得锃亮的银器摆放在合宜的位置上,以前只是听说过的价格不菲的挂画,绚丽的波斯地毯,全皮定制的大尺寸沙发,老虎的象形标本……

所有的所有,一尘不染,敞亮痛快!

管家罗宾先生是一位英国绅士,五十多岁,自打洛斯先生住在这里时就在这里工作,将洛斯先生的别墅管理的井井有条。

罗宾先生为玛丽安准备好了一切所需的物品,包括真丝睡衣、棉绒拖鞋这类的小物品。玛丽安很是感激。罗宾先生则在见到玛丽安后,更加喜爱这位新太太,能让洛斯先生如此大费周折的女人一定不只是个美丽的女人。玛丽安的谦和、纯真、善良对于罗宾先生这个靠看脸色过活的人是不难被发现的。

以前的太太,相处起来连罗宾先生这样有经验有风度的管家有时都会头痛,她的狂妄自大、咄咄逼人,加上狂妄的少爷和任性的小姐,生活纷繁杂乱,罗宾先生过去这些年耗费的精力确实是龙虎般、鲸象般的。罗宾先生很感谢玛丽安的出现,这才像个有教养的家庭该有的平静和谐的样子。

玛丽安哪知这豪华别墅里以前的噪杂与纷扰,进入房间后便将自己旋转起来,让自己沉浸在这美妙的生活中了。

3

洛斯先生带玛丽安在法国渡了蜜月,玛丽安一直想看阿尔卑斯山。

玛丽安与洛斯先生的名流生活并无太多隔阂,因为玛丽安一直按名流贵妇的标准装配与安排自己的生活,再者她一直走在时尚的前沿,说起来,比那些贵妇们更多了些姿色与时尚的派头,陪洛斯先生出席起各种场合来更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为洛斯先生添彩不少,洛斯先生当然是满心欢喜的。

洛斯先生给玛丽安开创了一个时装品牌,让她经营管理,这是玛丽安热衷的事情。生活方面更是给了玛丽安最大的经济自由与无限的个人空间。洛斯先生深信他不会看错玛丽安。

玛丽安就如此过上了向往的生活。

五背后的图谋

1

一位中年女子将法拉利轿跑停在了山顶,只见她一身酒红色的洋装、黑色的坠网纱礼帽,金色的太阳镜,下了车;她的车旁,一位等候多时的男士,着着黑色的西装,带着黑色的礼帽,早已矗立,恭敬地扶帽鞠躬。

中年女子开口问:“都安排妥当了?“

男子用笃定的口吻答道:“一切妥当,听您吩咐。“

”那就开始吧。”

2

玛丽安的公司,在经营了半年之后,各项事务步入了正轨,玛丽安期盼已久的事情——产品设计,终于可以开启了。

与平日无异的一个早晨,玛丽安刚到公司,手机响起,是洛斯先生的秘书。

秘书小心翼翼地说道:“太太,洛斯先生请您暂停公司的一切运营,等候消息。“

玛丽安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洛斯先生晚上会跟您说明。“

玛丽安挂断电话,走到窗边,双手抱紧自己的双臂。 远处的金门大桥浸在浓浓的雾气中,看不清全貌,桥上的车辆魔术般在桥上忽隐忽现地穿梭着。

3

一天的时光尽如此的难熬,玛丽安终于等到晚上洛斯先生回家。

玛丽安从沙发上弹起,接过洛斯先生的外套将其递给管家,刻不容缓地问道:“亲爱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洛斯先生安然地坐到壁炉旁的单人沙发上,开口到:“有人爆出你们公司的高管涉嫌贿赂国会有关官员。“

“什么?“玛丽安焦急的在洛斯先生对面坐下。

洛斯先生看着一脸困惑的玛丽安,平静的说:“我今天已经压制住了媒体。“

“然后呢?”玛丽安不知所措的望着洛斯先生,希望他痛快点一次把话说清楚,谁知洛斯先生起身给了玛丽安一个拥抱,说:“交给我吧,你这几天先不要去公司了。我累了,先休息了。“

玛丽安知道洛斯先生已经说完了,她侧过头,呵出一口气,向两边轻举起的双手,瘫软的落下。

罗宾先生缓缓走来,给太太递上了温热的毛巾,待她擦拭了额头后,将一杯用骨瓷茶杯盛着的薰衣草茶放在了太太旁边。

罗宾先生此时本不应该出现,更不应该多言,但他出现了,还说了话:“太太,我这里有张明晚国家剧院的票,请您早些休息。“说完便退了下去。


六剧院

1

第二天玛丽安躺在床上发呆,很晚了才起来,起来后在花园打发了些时间,又去马厩看了看洛斯先生为她挑选的马,这是一匹健美的小公马,枣红色的毛在阳光下顺滑光亮,胸膛丰满、臀部厚实,它用嘴在玛丽安的手上摩挲着,玛丽安微笑,双手环住它的脖颈,将脸放在它的脸侧,闭上双眼,体会着它传递而来的温度。。

玛丽安没有胃口,下午才用了餐。

罗宾先生的票可谓是投其所好,玛丽安年少时没能够学习表演,但她对各类演出还是喜爱有加的。玛丽安手里拿着票,端详着,她决定去国家剧院看演出。

她花费了比平时更长的时间为自己准备,却只着了简单的妆容和只能称得上得体的连衣礼裙出了门。

2

今晚是知名剧团的单场巡回演出,所以人很多。

玛丽安的票是前排的贵宾票,有专门的通道,避免了会加剧她沉闷的心情的拥挤。

杰克不久便知道玛丽安到了国家剧场,他匆忙赶到时,剧院的门已关闭,他只能在门口耐心的等待。演出即将结束前他在剧院工作的朋友带他进入了剧场,杰克费力的在微弱的灯光下搜寻着玛丽安的身影,终于他锁定了她的位置。

3

演出结束后,杰克逆着人流快步挤到玛丽安那排座位附近,在玛丽安走到过道时迎上了她。

这次是杰克先打了招呼:“嗨,你也来看这场演出了?“他已不像之前见到玛丽安那么拘谨了,更多显露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玛丽安惊讶道:“对啊,这么巧。“

杰克以前在其他地方看过这场演出,对剧情和演员都有些了解,他接着说:“丽丝的表演很精准,我还喜欢洛克演的角色。“

“你也喜欢他们两个人?“,脸上露出昨日到今天久违的笑容,”总之太感人了!“

两人说着到了玛丽安的车旁,玛丽安邀请杰克:“我准备去吃些东西,有兴趣一起吗?“

“好啊。“杰克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4

玛丽安和杰克来到餐厅,玛丽安被心里的郁郁寡欢重新拉扯回来,刚才讨论演出时的兴奋已荡然无存。

杰克观察到玛丽安心情上的巨变,用关切的语气问道:“你有什么想吃的?“

玛丽安有些饿了,可是又没有什么胃口,迟疑了半天。

杰克建议道:“番茄琵琶虾浓汤怎么样?“

这道略带酸味的汤倒是略微击中了玛丽安的味蕾,“好的,就点这个吧。“

杰克点了海鲜杂烩和乡村面包片。

玛丽安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杰克见状也没有多谈什么,只是默默的陪玛丽安吃完了这顿晚饭。

今天,杰克本想鼓起勇气问玛丽安要联系方式的,谁知玛丽安心情如此低落。

5

结束了晚餐,两人客气的说了些客套话,脸上也都有全程没有过的假笑,就这个瞬间,远处有人按下了长焦相机的按钮。

让杰克意外的是,离席时玛丽安说:“留个联系方式吧,下次一起去跑步吧。“

“啊?”

“哦,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不不不,不是,是……”

玛丽安没想到杰克会有如此,顿时笑的忘了所以。

“这是我的电话,太突然了,所以我……”

玛丽安笑着说:“好的,那下次见啦!”

玛丽安并没有多考虑自己为什么主动要杰克的联系方式,就是内心自然而然的想法而已,不涉及任何特殊的情感;更没想到杰克的反应如此真实,确实让人捧腹。

七难题

1

洛斯先生在玛丽安公司出事一周后的某一天,与一位中年女士在一个私密的地方会了面。

洛斯先生直截了当地说道:“钱没有少给你,为什么还要如此。”

“那我的名誉与自尊呢?”

“你想如何?”

“关闭她的公司!”女士恶狠狠地说。

“换一个。”洛斯先生沉稳地说道。

“那将山顶别墅过户到我的名下。”女士昂着头说。

洛斯先生站起身来,说:“后天你会收到一笔款项。”径直走了出去。

女士喘着粗气,将手里的包摔到面前的桌子上。

2

洛斯先生回到家,玛丽安正在看书,见丈夫回来便起身迎接。

洛斯先生坐下喝了口热茶,语气平缓的告诉玛丽安:“下周起你的公司可以正常运营了。”

玛丽安高兴的提高了音量:“真的?太好了!”

洛斯先生看到玛丽安如此开心,微微笑了笑。

玛丽安知道洛斯先生不会再多解释其中的原委,拿起茶壶给丈夫的添满了茶。

洛斯先生休息后,玛丽安一人靠在柔软的床头,兴奋之余还是感到有什么东西暗暗的浮在心头上,薄如轻雾,挥之不去。


3

新的一周玛丽安振奋了精神,着了精致的妆容、新买的粉红西装,踩上亮粉的高跟鞋,再次神采风扬地来到公司。

之前涉及丑闻的高管已消失不见。

玛丽安希望自己能够专心致志地研究设计,尽快推出一鸣惊人的产品,不再被其他事宜干扰。

她召集了她的设计团队,重新鼓舞了全员的士气,将第一期产品的设计理念及整体规划为统一做了展示。

她要大展拳脚做想做的事情了。


八抉择

1

杰克接管公司已有一年的时间了,业务已熟悉的差不多,父亲之前提出开设分部的建议,他知道到了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杰克做事踏实慢热,并不像父亲那般激进,父亲也给足了他时间的成长。

杰克今日照常回家吃饭,他准备晚餐时跟父亲谈谈开设分部的筹划。

母亲照常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大家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杰克开口道:“爸爸,我想跟您谈谈开设分部的事情,我是这么考虑的。我们先在洛杉矶开立一个分部,场地我已经跟那边的负责人谈过,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合适,我将负责前期的运营规划,预计一个月的时间,后期负责人的人选我也已经选定,相关策划书和资料我回头发给您。”

父亲继续吃着晚餐,并没有答话。

2

父亲很自然的打开了另外的话题:“罗茜的父亲希望她的女儿今年可以完婚,你是如何考虑的?”

杰克有些愕然,但是该来的终归要来。杰克虽然之前预想过很多遍这个场景,但他并没有想好该如何应付。出于他的本意,他肯定是不想娶罗茜的,他并不爱她;可是他又不想,说的再直白些,他有些不敢违背父亲的意愿。

但是事已至此,他必须要明确的答复,他想了想玛丽安,鼓了鼓勇气,结结巴巴地答道:“我,我不愿意,娶罗茜,我想,我,我并不爱她。”

父亲毫无间断的说:“分部的事由你亲自负责。”说完继续喝盘里剩余的汤。

杰克没法再次回绝,尽管亲自负责将意味着他必须离开玛丽安,常驻分部。父亲想必早已做好了全盘的打算。

3

杰克回到房间,一刻也无法坐下,双手插在裤兜里,来回跺着步子。

杰克的母亲早已看出了儿子心中的端倪,为他热了一杯牛奶。

母亲敲门进来后,放下牛奶,看了看焦躁不安的儿子,微笑着用手抚摸了几下儿子的后背,坐了下来。

杰克也坐了下来。

母亲问到:“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杰克抬头看了看母亲,点了点头,又将头低下。

母亲又问到:“目前的情况很为难吗?”

杰克这次头也没抬的再次点了点头。

杰克知道母亲问的再多也不可能有转机的余地,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

母亲慈祥地说到:“让我去试试吧。”

杰克猛的抬起头,惊异的看着母亲。

母亲只是将头歪向一侧,点点头,对他微笑。

杰克起身抱住母亲,那句我爱你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4

杰克的母亲回到了与父亲的卧室,杰克的父亲正戴着眼镜在靠在床头看书。

母亲来到父亲的身边,给他轻轻按摩,父亲透过眼镜的上方看了看母亲,继续看他的书。

母亲轻柔的说:“儿子现在长大了,让他按他的想法去做吧。”

父亲平日虽然严厉苛刻,但是对母亲还是极其尊重的,母亲当然也很少对父亲的决定提出异议,这是为数不多几次中的一次。

父亲没有答话,合上书,摘掉眼镜,关了他这一侧的台灯,将被子拉到身上睡下了。

母亲笑笑帮父亲收起了书和眼镜。她知道他已经默许了,她决定明天再告诉儿子这个可以令他跳得老高的好消息。

九最初的误会

1

罗宾先生这天突发急症,发热到精神恍惚不能起身。洛斯先生的日常起居都是罗宾先生在照料,今天洛斯先生自己从药品柜中取出每日的固定药品,服下后便早早睡下了。

玛丽安来到卧室休息时,看到洛斯先生随手放在床边的几个药瓶,便顺手拿起准备收起来。

玛丽安不经意的扫了眼手中的药瓶,其中的一瓶引起了玛丽安的特别注意。其他的都是些安神和营养的药品,比较常见,只有这一瓶玛丽安未听说过,她特意记下了药名。

玛丽安太累了,放好药,便休息了。

2

第二天忙完公司的事情,玛丽安突然想起了昨晚那瓶药的事情,在电脑搜索条上输入了她记下的药名。

搜索出的信息让玛丽安惊愕失色。

“新上市男性专用避孕药品。”

她紧了紧眉头,身体向电脑屏又靠近了些,将有关信息仔细阅读了一遍。

玛丽安最终也没有找出能解除疑惑的任何说明。

玛丽安用两手的中指按揉着太阳穴,只是头痛丝毫没有减轻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

到目前为止,玛丽安虽然没有和洛斯先生讨论过生育孩子的问题,但洛斯未跟她商议,便自作主张的防止它发生让她深感冒犯,而且为了何故洛斯要如此呢?

接下来的日子,玛丽安特意留意洛斯每天服药的环节,这个药一直没有间断。

3

玛丽安最近太忙了,忙的连见朋友的时间都没有,好友路过便来公司看她,给她带了些爱吃的小吃。

见好友无奈的来公司看她,玛丽安只有摊开双手,耸耸肩,上前拥抱她。

“脸色不可好啊美人?”朋友调侃着她。

玛丽安只能略有隐藏地说:“最近真的真的是太忙了,我的头发都没有掉的这么厉害过。”

两个人边吃边聊起来。

好友谈起一个她们都认识的朋友,“维亚最近刚跟某财团的公子离婚了。”

“什么?不是才刚渡完蜜月吗?”

“不开心就分开喽!维亚的性格你又不是不了解。”

玛丽安摇了摇头,“那也有点太难以置信了,她还好吗?”

“也就是她能这么潇洒,连分手费都不争取,不过她没有孩子,对方既不会挽留她,更不会傻到主动跟她谈分割财产的事情。”

玛丽安的头顶瞬间像被什么击中了一般,眼前一阵晕眩,胃中阵阵恶心,她赶紧闭起双眼,将两手伸开,摸索着可以倚靠的东西。

“玛丽安你怎么了?快坐下!”好友脸色煞白,从沙发上弹起冲过去扶玛丽安坐下,被玛丽安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得够呛。

“我送你去医院吧!”

“没事,我坐一会就好了!”

好友将这一切与玛丽安今日太累了,没有休息好联系在了一起。而玛丽安似乎解开了那瓶药带来的疑惑。


十窃贼

1

玛丽安在会议室率先打响了一桶礼花,紧接着,嘭嘭嘭礼花被打响的声音、扑扑扑香槟被打开的声音、欢呼声雀跃声,此起彼伏,五彩的礼花碎片升起飘落,落下每个人的肩上、微笑上。

“干杯!,大家辛苦啦!”玛丽安将酒杯高高举起。

“我们成功啦,哦耶!”

“玛丽安我们可要要求加薪哦,哈哈哈哈。”

“没问题,我敬你们,感谢你们的辛勤付出!”玛丽安难掩笑颜。

历时一个月来,没日没夜,玛丽安和她的团队终于将自己满意的产品呈现了出来。下个月就可以投入生产了。

明天玛丽安将召开公司第一季的产品发布会,这也是她第一次正式在媒体面前公开亮相,这将是最强有力的宣传。她已卯足了劲,准备一炮打响,让公司及产品盛大登场,给大众带来视觉与理念的强烈冲击,同时也让大家见证下她玛丽安的内涵实力,击破别人眼中她只是个花瓶的区解。

2

产品发布会开始前一个小时,会场已拥满了各大时尚前沿媒体的记者。

玛丽安在后台略显兴奋,媒体的兴致如此之高的确在她意料之外。她双手紧紧地攥着一瓶水在胸前,迟迟没有打开,来回跺着步子,一会补补妆,一会检查产品展示的资料。把控这么大的场面,对这么多人的成果负责,她还是第一次,是有些局促不安的。

终于开始了,玛丽安调整好状态、心态。真正面对的时候反而没有了等待时的惴惴,玛丽安平稳沉着,迈着优雅的步伐在聚光灯的追光中闪亮登场。

会场即刻响起了彻耳的掌声,玛丽安微微点头致谢。

玛丽安坐在会场主席台的中央,两边是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员。

“感谢各位媒体今日的莅临,下面将由我为大家做公司第一季产品的展示……”

主席台上玛丽安热情洋溢的介绍着,台下媒体相机咔嚓声不断,拍摄产品展示之余,媒体关注更多的是玛丽安本人,比如她染了什么流行发色、她的妆容用了哪些技巧、她的出彩的服饰、她的项链及戒指的品牌、她的定制款的包包,每一个细节彷佛都刺激着媒体人对时尚敏锐度的把控,似乎将产品发布会变成了一场以玛丽安为中心的摄影比赛。

3

发布会将近尾声时,一个着装随意的男士走了进来,表演严肃,走起路来一丝不苟,衣服却像是借来的似的。只见他走到几个媒体人的周围,拿起手机指指点点说了些什么,四周立刻沸腾起来。大家纷纷拿出手机,一阵喧哗后,其中一位媒体人不顾打断玛丽安举起来手。

玛丽安微笑着礼貌地回应了这位记者。“请讲!”

“洛斯太太您好,对于美莱公司昨日在中国市场产品首发会的作品您是否有所关注?就我们的查看,产品的内容跟您刚才发布的产品甚为相似,您公司是否,是否涉及抄袭?”

玛丽安坐在两旁的公司人员低语后,拿出手机搜索了相关的信息,屏幕上显示出的设计图简直就是照抄他们的产品设计图样,玛丽安顿时脑袋嗡嗡作响。

玛丽安镇定了下情绪,答复道:“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以我的名誉担保,我公司设计的产品绝对是原创首发,待我查清楚后将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玛丽安起身离开。

4

玛丽安到了后台双手扶住化妆台的桌子,后背拱起,闭起双眼。

“到底怎么回事啊?“

“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状况呢?“

“我们公司肯定有内鬼。“

玛丽安的身后,公司的人员纷纷议论着。

玛丽安的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上一次的诬陷事件,这次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连时间都安排的这么紧凑,明显不是巧合。

“拨给洛斯先生。”玛丽安对秘书说道。

秘书拨通了电话。

洛斯现在的秘书接听了电话,答复道:“洛斯先生在开会。”

玛丽安无奈的摆了摆手,秘书挂断了电话。

媒体的记者一层层将会场的门围得不留空隙,玛丽安从后门出了会场,车子离开时,此起彼伏的推搡,人群头顶上被高高举起的相机闪的人睁不开眼。

玛丽安回到了家,静静的坐着,眼睑低垂,有泪缓缓滑落,她将头抬得高高的,想让眼泪回去回去,退回去。胸口在每一次呼吸时伴随着拥堵和疼痛,玛丽安将嘴巴长大,让闭塞的气管得以打开,只是身体不停颤抖,泪不听使唤的落荒而下。

玛丽安待情绪稳定了些后,卸了妆,换上便装,前往妈妈那里。

十一森林小屋

1

玛丽安躺在妈妈的腿上,妈妈抚着她的长发。

“妈妈,这么多人看了我的好戏。“

“心里很委屈吧?!”

“嗯,为什么总有人要阻止我前进呢?”

“拥有的多,总会招来嫉妒。”

“会是谁呢?是相同的人还是不同的人呢?”

“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接下来要如何选择。”

“我做不出选择,洛斯在开会,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有时做些减法反而更简单。”

“这感觉简直糟透了,跟我想像的生活完全不一样。”

“后面也许会更困难,玛丽安你要勇敢,无论如何我都会在这里。”

“妈妈……”

“去吧,去运动运动,心情会舒畅些。”

妈妈看着玛丽安离去的背影,在窗前站了许久。

2

玛丽安来到健身房,将机器调到自己的极限速度,频繁交替着双腿,双臂带起的风,彷佛已将所有的烦恼丝四散甩开。

杰克准时出现,他当然也知道了玛丽安的火爆新闻,他脚步有些沉重地走向玛丽安。

杰克安静的在玛丽安旁边慢走着,不停侧过头看看她。

玛丽安跑的太久了。

杰克走下跑步机,帮玛丽安调慢了速度,待玛丽安适应后,按下停止键,“下来休息下吧。”

玛丽安双手扶着跑步机的把手,屈身大口喘着粗气,淡淡的看了看旁边的杰克。

两人移到墙边的休息椅上坐下。

玛丽安的汗大滴大滴的顺着她的脸颊、脖颈向下翻滚着,肺部生疼,她用手捂着心脏的位置。

杰克将毛巾毛巾,给一旁的玛丽安扇动来降温。

待玛丽安的呼吸缓慢下来,杰克说:“喝点水,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玛丽安抬起头无助的看了看杰克,那无助空洞的眼神让杰克心碎。

杰克鼓励的冲她点了点头,玛丽安所有的神经瞬间集中冲击着她的眼与鼻,她鼻子酸楚,眼眶胀疼,她抬起头,忍住要流出的泪,点点头说道:“好。“

3

杰克开着车,飞驰过城市道路、乡间道路,高楼、人流、村舍、野狗被纷纷甩在他们身后,代替这些纷杂的是周围越来越茂盛的树木、盈盈的草地和混合的花香,空气中弥漫着雨后微微苦涩的青草的气味,玛丽安的心逐渐下沉、一圈圈涟漪般地打开。

车子上下左右的颠簸着,行驶在森林狭窄的小路上。

杰克停下了车子,玛丽安看到车子前不远处,一个用木头搭建的房子,三角形的屋顶,在森林的雾霭中童话般的存在着。

玛丽安笑了起来:“好梦幻啊!”

杰克眨着蓝汪汪的眼睛说道:“这是我的秘密基地。”

玛丽安欣喜地笑的更欢愉了些。

森林的地面坑坑坎坎,杰克轻扶着玛丽安走进了小屋。

4

屋内潮湿,有些微凉,却有好闻的木头的原味。

杰克用太阳能储电设备将水加热,给玛丽安冲了一杯热咖啡,玛丽安边喝边打量着小屋。

空间不大的小屋里,有简单的电器,一张不大的方桌和两张木凳,一张单人小床紧靠着一侧的墙壁,床上有一条墨绿色的苏格兰格的毯子。

“喝些热的我带你去森林。“杰克说。

“森林有动物吗?“玛丽安好奇地问道。

“我们在森林边缘的位置,运气好的话也许会碰到。”

太阳已有些西斜,小道上斑斑驳驳,玛丽安脸上闪动着各种形状的小小的光影,杰克看看她,“你像森林的仙子,身上带着光。“

“你身上有黑影,你是恶魔吗?“

两人开怀地大笑起来。

5

杰克换在玛丽安前面走,将阻挡的树枝一层层为她拨开。

穿越过密集的枝叶,一潭清澈见底的、表面有刺球争相闪动的湖跃入了玛丽安的眼帘。

“天啊,湖?“玛丽安吃惊的捂住了嘴,她能感到自己的心雀跃着。

“这个礼物很棒吧!“

说完,杰克脱掉上衣跃入湖里。

玛丽安既惊又喜:“什么?“

杰克像大鱼般丝滑的在水中浮潜,穿梭着在光的影影绰绰中,他才像森林的精灵,玛丽安暗暗地想着。

杰克在湖中停下,冲着玛丽安喊道:“下来试试。“

玛丽安摆手。

“森林的仙子快来。”

玛丽安内心感应着杰克的召唤,“你转过身。“

杰克转过身,听到玛丽安下水的声音后向着她的方向迎过去。

玛丽安在冰冷的水中,神清气爽,周围高耸的树木随着每一次仰头呼吸呈现着,玛丽安接着仰面浮游,蓝蓝的天那么的辽远,云随心的变换着他们的身形,或轻如白丝,或重如胖鱼,那么的自如。杰克和玛丽安拍打起雪白的水花,彷佛已超越时间、空间的束缚,与湖水、与大树、与蓝天、与白云,与自然的一切相融合体。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远处的长焦镜头早已捕风捉影了许久。

7

杰克和玛丽安跑回到小屋。杰克拿了车里干燥的备用毯给玛丽安,泡了热茶,两人席地而坐,舒服的靠在墙上。

玛丽安回味着刚才的体验,美美的笑着:“真好。“

杰克喝着热茶,“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会吧。“

“嗯。“

“你喜欢看演出?“

“我更喜欢表演,妈妈从来不干预我的事情,除了大学修表演专业这件事,”玛丽娜耸耸肩,“就学了金融喽。”

“同病相怜啊原来,我以前很喜欢画画,大学时,我父亲不同意我继续进修,现在只能接手了家里的店。“

“什么时候让我看看你的画啊?”

“好啊。”

“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选择一次。”

“一定有的。好了,我们回去吧,太阳落山后屋里就开始冷了。”

本文地址:http://www.22125.cn/349424.html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