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亲美派”,输了?菲律宾今天大选,美国暗地使坏挑拨中菲关系

2022-11-28 09:13:16 468

摘要:执笔/胡一刀在杜特尔特之后,谁将成为菲律宾下一任总统?5月9日开启的选举投票将决定这个问题的答案。由于将有超过6500万菲律宾民众参加这次投票,而且全菲律宾各地分散有3万多个投票点,再加上有些地方治安情况非常糟糕,投票前一天和当天爆发了严重...

执笔/胡一刀


在杜特尔特之后,谁将成为菲律宾下一任总统?


5月9日开启的选举投票将决定这个问题的答案。


由于将有超过6500万菲律宾民众参加这次投票,而且全菲律宾各地分散有3万多个投票点,再加上有些地方治安情况非常糟糕,投票前一天和当天爆发了严重的枪击及爆炸袭击,导致选举的正式结果可能在几天后才能揭晓。


对于这次选举,美国等西方国家媒体抱着小心翼翼姿态,但又随时在暗地里使坏。


因为,杜特尔特执政6年期间,与阿基诺三世相比,美国在菲律宾的影响力大幅下降,在很多事情上碰了一鼻子灰。


但是,在这次选举中,“亲美派”候选人赢得大选的希望还是不大,所以美国把重点放在了,如何挑拨新一任菲律宾政府的对华关系上。


尤其是在南海问题上。


1


菲律宾这场选举包括2022年全国大选和地方性选举,有资格投票的选民超过6500万,他们将在菲律宾全国37141个投票中心进行投票,选出下一届菲律宾总统、副总统、国会参众两院议员、地方省 、市行政长官及议员等。


所以,这是一个大工程。而且,结果关系到菲律宾国内政治的上上下下、方方面面。


杜特尔特6日在电视节目中向选民做出呼吁,选择下一届总统时“一定要擦亮眼睛”。作为现任总统的他不能给任何一方站台或者公开表露支持,但西方媒体称,由于杜特尔特的女儿萨拉作为副总统竞争者与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搭档,因此这个表态也是有深意的。


按照菲选举委员会规定,9日大选投票时间从上午6点至下午7点,可根据选民人数延长投票时间。有超过169.7万海外菲律宾公民,已经于4月10日开始投票。



《纽约时报》9日报道称,菲律宾的大选选票是按省份统计的,结果很可能将在未来几天才能陆续公布。这样一来的话,最终获胜者可能会在几天后宣布。


英国BBC的报道称,计票工作将在投票截止时间到达后开始,不过出口民调可能会更早地让外界清楚哪些候选人领先。然而,这一过程也可能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宣布获胜者,就像 2016 年的情况一样。


从过往经验来看,菲律宾大选总会出现一些不确定性。一方面是技术原因,一方面源于一些地方非常糟糕的治安。


《菲律宾星报》9日下午的报道称,当天上午有1300多个投票点报告机器出了问题,这会影响投票和计票工作的进行。



在治安方面,过去屡次发生的枪击案、爆炸案,更是影响菲律宾选举的顺利进行。


菲律宾武装部队总司令安德烈斯·森蒂诺(Andres Centino)在今年选举前发表声明称,为确保大选和平进行,已部署逾4.5万名官兵到全国各地,将根据选举委员会的授权执行任务。


森蒂诺向公众保证,武装部队处于“红色警戒”状态,官兵们随时准备为在选举期间寻求帮助的公民提供服务。不过,菲律宾警方表示,他们目前记录的与选举有关的不法行为,远少于2016年的大选及2019年的中期选举。


不过,在菲律宾南部动荡地区,投票当天还是有一些处投票点发生了持枪歹徒开火事件,造成了人员伤亡。


比如,在棉兰老岛的一个城镇布鲁安(Buluan),在开放投票过后不久,用来当作投票点的一个校园内爆发了枪声,民众急忙寻找掩护。警方发言人后来表示,歹徒开枪打死了3名选举安保人员,还有1名安保人员受伤。


同样是在棉兰老岛,在投票开始的前夜,Datu Unsay市的一处投票点外发生5枚手榴弹爆炸,当场造成9人受伤。案发过后数分钟,在邻近的Shariff Aguak市也有手榴弹爆炸,但未传出人员伤亡的消息。


警方认为,手榴弹袭击对象是那些为了投票而从偏僻山区村庄走路到市政厅的民众,他们准备在9日上午6时开放投票时投下一票。


2


从各方面报道来看,目前菲律宾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和罗布雷多(现任副总统)的呼声排在前两位,而小马科斯的优势又比罗布雷多高了不少。


在选举前,菲律宾当地民调显示小马科斯获得了56%的民众支持,是对手罗布雷多23%支持率的两倍多。一旦在出口民调方面,小马科斯领先优势非常大,那么最后的官方结果可能也会提前失去悬念。



但是西方一些专家和媒体在分析及报道中,再次展示了他们“带节奏”的手法。


《菲律宾星报》网站9日在采访英国智库专家米格尔·尚科时,他在邮件回复中评论到,虽然选前民调显示小马科斯赢得了更多的支持,但是不排除会有“令人震惊的变化”。


这位英国专家给出的理由是,这些选举前民意调查的“样本量相对较小”,可能无法反映公众对每位候选人的实际支持水平。


而且,还声称“小马科斯面临着众多丑闻,其中包括缺席辩论、未缴纳 2030 亿披索的遗产税、他的家庭不义之财”等等。


西方媒体称,自竞选时期开始以来,小马科斯的对手罗布雷多,在政治势头方面已经得到增强,她赢得了很多前政府内阁成员 、民间社会团体、 宗教势力和退役军官等群体的支持。



而且,在6年前的副总统竞选中,罗布雷多曾以微弱优势击败了小马科斯。


尤其是在报道小马科斯时,西方媒体刻意突出其“独裁者家庭”的背景,打上了“王子复仇记”的标签。称小马科斯若能顺利当选,将是马科斯家族一雪前耻,时隔36年重掌总统大位。


比如,美联社报道说,如果小马科斯获胜,“这将是1986年推翻其父马科斯独裁统治的民主起义的反转”。并挑拨道,“许多菲律宾人仍记得马科斯当年犯下的暴行及对财富的掠夺”。


“菲律宾民众将会反击任何被看作是对民主的威胁,或者小马科斯试图重夺被政府没收的马科斯财产的努力”。


64岁的小马科斯曾任省长、众议员和参议员。他的母亲伊梅尔达·马科斯在丈夫于上世纪80年代末在美国去世后,结束了流亡生活带着孩子返回菲律宾,并两次试图参选夺回丈夫以前的职位,但是都没能成功。


如今,伊梅尔达·马科斯已经年过90岁。



美国媒体称,小马科斯一直维护其父的政治遗产,“并拒绝为其父作为独裁者期间犯下的暴行及掠夺财富道歉”。在竞选期间,小马科斯坚持其争取全国团结的竞选呼吁,并否认资助任何对反对者抹黑或对马科斯家族不光彩历史洗白的网络活动。


另外,即便小马科斯最后赢得大选,西方媒体称,“杜特尔特的继任者将接盘现政府遗留的巨大包袱,包括遭新冠疫情所摧毁的经济、更艰难的贫困、更广泛的失业、暴涨的石油和汽油价格所引发的恶性通胀、持续了几十年的叛乱以及严重的政治分裂”。


3


为什么从民调上看,小马科斯赢得的民众支持度比罗布雷多高出了很多?这是否意味着菲律宾民众对后马科斯时代政府的失望?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代帆告诉“补壹刀”,自今年1月以来,菲律宾各大民调机构先后进行了近20次民调,结果均显示小马科斯以绝对优势大幅领先,而律师出生、得到反对派联盟支持的罗布雷多紧随其后,但与小马科斯的民调差距一般都在30%左右上下浮动。


在副总统候选人民调中,杜特尔特的女儿萨拉,同样以大幅优势领先排名第二位的候选人。


代帆表示,单就民调数据来看,有一定的合理性。


第一,菲律宾人口按照收入可以大致分为ABCDE五个基层,其中DE两个阶层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近90%,小马科斯在这五个阶层都占据绝对领先,而在人口主体结构的DE两个阶层中,小马科斯大概领先罗布雷多近40个百分点。



第二,菲律宾人口结构非常年轻,选民群体呈现年轻化趋势。在2022年大选中,年轻选民占总人数的一半以上(56%),小马科斯在六个年龄组中均占优势,而在34岁以下的两个年龄组选民中均获得近60%的支持率,在18-24岁选民中的支持率甚至高达70%。


这些年轻的选民大多未曾经历当年老马科斯的统治,过往历史对他们似乎没有太大的影响。此外,在菲律宾,大大小小近200个政治家族主导着菲律宾政治,作为地方诸侯,他们往往控制着地方资源和选票。


从现有的趋势来看,尽管发表申明支持罗布雷多的团体和个人非常多,这些支持者不乏政治精英、社会名流和宗教团体,但能够带来的选票流量相对有限,而在支持小马科斯的势力中,不少都是地方政治势力,如省长和地方政治家族。


对于小马科斯可能当选,VOA等美国媒体则在未来菲律宾对华关系方面,不断突出报道小马科斯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


但就竞选期间的表态综合来看,小马科斯在候选人中被认为是“对中国最友善的候选人”。美媒认为,他将继续杜特尔特的“战略默认”,让菲律宾更接近北京。


小马科斯在本来就不多的媒体采访中,曾表明过他对南海问题的立场。比如,在涉及仲裁案的问题上,他似乎更倾向于搁置仲裁裁决,与北京进行双边对话,避免与中国矛盾升级。这与近几年杜特尔特的立场比较接近。


小马科斯在今年1月份菲律宾一个节目中说,“如果只有一方,这项仲裁就不再是仲裁。所以我们无法继续使用。”他还说,他不会寻求美国的帮助来对付中国。尽管,菲律宾和美国是条约盟友。


小马科斯说,“这是中国和我们之间的问题。如果美国人介入,肯定会失败,因为你是把两个主角放在一起。”


代帆表示,菲律宾总统是外交政策的制定者和掌舵人,因此谁当选总统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几年间中菲关系的走向乃至南海地区的稳定。对中国而言,无论谁当选总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新任总统能否延续对华友好合作政策。


在杜特尔特总统掌权后,中菲关系峰回路转,迎来双边关系的新一波高潮。杜特尔特的友华政策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过去的六年里,中菲双边贸易额翻了一番。


2020年,中菲双边贸易额达到611.5亿美元,中国稳居菲律宾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并跃升为菲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两国在教育、科技、文化、军事等领域均签有一系列合作协定或备忘录。


菲律宾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更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顺利对接,两国在杜特尔特任内共同展开了数十个合作项目,这些项目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菲律宾社会的福利和民生。


代帆认为,如果菲律宾在地区问题上选择和谐共生、互利共赢的交往之路,妥善处理两国之间的分歧,这样一种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将给中菲两国人民带来更多的发展福祉,也更加符合菲律宾的国家利益。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