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美国12岁女孩被老师洗脑“变性”做男孩?她认知混乱痛苦自杀…

2022-08-27 22:03:00 1095

摘要:学校应该是学知识的地方,但近期有好几个美国家长发现,他们还在读中小学的孩子却在学校遭到“洗脑”,被要求改变性别重新生活,因此引起了一系列家庭之间的大混乱。佩雷斯夫妇家住在佛罗里达州,他们12岁的女儿在寄宿学校学习。每周回到家时,女儿看起来和...

学校应该是学知识的地方,但近期有好几个美国家长发现,他们还在读中小学的孩子却在学校遭到“洗脑”,被要求改变性别重新生活,因此引起了一系列家庭之间的大混乱。


佩雷斯夫妇家住在佛罗里达州,他们12岁的女儿在寄宿学校学习。


每周回到家时,女儿看起来和平时差不多,但不久前父亲却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她的女儿两次试图在学校厕所上吊自杀,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


佩雷斯夫妇


佩雷斯夫妇既焦急又费解,他们的女儿从前一直很开朗,怎么会突然寻死呢?


在与学校的交涉间,佩雷斯夫妇知道了一件令他们愤怒的事实:女儿的老师正强行让她以男性的身份在学校生活。


根据起诉书中描写,佩雷斯夫妇的女儿在校期间对自己的身份认同产生过一些疑问,于是去找了学校顾问蒂尼·华盛顿做咨询。


12岁的孩子还处于对性别和性向认同模糊探索的阶段,有这样的疑问十分正常。


按道理,学校应该给孩子建议和支持,告诉他们不必为自己的不同或不合群而羞耻,并与孩子的家长沟通。他们也应该告诉孩子变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需要慎重考虑,并在他们真的有判断能力和承受能力后作出选择。


可这所学校的操作简单粗暴,顾问与几个学校领导每周和女孩秘密会面,直接开始为她制定了在校园里变性后的新生活。


他们没把小女孩的苦恼通知给最有权知晓孩子心理状况的父母,而是在学校中将小女孩的性别认同问题直接抖了出来。


校领导要求教职员工和其他学生称佩雷斯夫妇的女儿为“男孩”,鼓励特征仍然明显是女孩的她去男厕所,甚至给她起了男生的名字,并要求在学校里大家都用男名称呼他。


佩雷斯夫妇的律师


根据家人和女孩周围人的描述,在与校方进行秘密会议之前,女孩并没有任何性别焦虑和危机的迹象,也没有抑郁、焦虑等心理疾病。


学校可能在会议中,对还没有判断能力的女孩,进行了明显地引导,让她不断怀疑自己的真实性别,并在远远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以新身份面对全校师生。


示意图


这并不是小女孩想要的,她只是对性别有一点疑惑,希望得到安慰而已,学校却强行让没做好准备的女孩在两个性别中作出选择。


学校忽略父母,操之过急,自认为是在做一件大好事,却将小女孩推向了难以控制的处境。


示意图


果然,在被学校宣布“变性”后,佩雷斯夫妇的女儿受到了严重的校园霸凌,而对待霸凌,学校却没有什么好办法。由于是寄宿学校,女儿面对同学的打骂和嘲笑无处可躲,最终在1月4日和5日,连续两天自杀未遂。


父亲佩雷斯非常愤怒,因为学校没有告诉他们任何事。他们完全不知道孩子经历过难熬的认知障碍,更不知道学校在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对待女儿。


尽管学校辩称,他们不告知家长,是因为觉得佩雷斯夫妇是天主教徒可能无法理解女儿,怕他们因此生气伤害孩子。


但事实是,他们在没有专家的情况下,私自为孩子制定了不合适的跨性别方案,让脆弱的孩子将性别认知问题非自愿地暴露在学校中。


佩雷斯夫妇的律师认为,“性别认知是一个严肃的心理健康决定,学校工作人员没有资格,也无权替家长和孩子作出这种决定,在这个阶段这个决定必须有父母参与。”


佩雷斯夫妇的律师


佩雷斯先生认为,一些教师自认为自己比父母更有知识,自以为他们很开明,很理解LGBT群体。想让孩子做自己的出发点肯定也是好的。


但事实证明,不合适、缺乏专业知识的辅导方式,反而容易让正处于敏感时期的孩子受到伤害。


事实上性别认知是非常复杂的事


网友对此也进行了讨论,认为学校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做法实在不讲究:


“如果他们是为了保护女孩的隐私,那为什么还要向其他老师和学生宣传孩子的新身份,让她的同龄人要称她为男性?这不对吧。


他们在没有经验和知识的状态下干预这种事很危险。如果女孩有身份认同问题,那学校应该通知父母并寻找有资质的治疗师在校外进行辅导。”


“孩子们在这个阶段还处于迷茫的时候,他们需要学校辅导员倾听并开解他们,告诉他们做自己是对的,告诉他们在他们做好准备之前,不必立刻选择某种性别。学校不应该替学生过早规划性别。”


现在佩雷斯夫妇的女儿已经在正确的治疗下恢复了精神,而陷入混乱的美国还有类似的案例没有解决。


加州母亲科宁的11岁女儿,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学校两个自认为先进开明的老师“洗脑”。两名教师卡尔代拉和巴拉基,是该学校“你就是你”平等俱乐部的负责人。


科宁和她的律师


这个俱乐部的本意是支持LGBT群体的孩子们,让他们在学校的生活更自在轻松。但这两名教师招揽学生的方式却有些极端。


在加州教师协会提供的录音中,两名老师表示,他们会通过远程教学的机会,跟踪学生们的上网情况,监视他们的谷歌搜索、脸书转发,电子邮件等,锁定一些可能“有潜力”(有可能是LGBT)的小学生,把他们吸纳进自己的社团,以保持社团的繁荣。


学校则对社团的活动状态,活动内容一无所知。


事实上,科宁的女儿原本是对性取向有一些疑问,她被两个老师拉入社团后,在两名老师的开导下,认定了自己是双性恋的身份,并向母亲出柜。母亲虽然惊讶,但也很好的接受了这一切。


但令母亲科宁没想到的是,两名教师却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进一步把女儿的性别往男性的方向引导。


在不断地谈话中,她们告诉女孩“做自己”,实则不断给女孩“她有性别认知障碍”的心理暗示,最终让孩子怀疑“自己其实是一名跨性别男性”。


女孩得出这个结论时很震惊,因为她自己从来没这么想过,但是两个老师看上去很有经验,所以也无力反驳。她告诉老师,这件事她想和妈妈商量一下。


卡尔代拉


但两名老师却在没有征求女孩同意的情况下,偷偷把女孩的母亲叫来开家长会。在会议室,她们直接拉着女孩告诉母亲科宁:“你女儿是个男孩。”


科宁直接吓呆了,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而女儿也无法接受这样强制性地“出柜”,当场吓得哭出来。


根据女儿的叙述,两个老师在洗脑她是跨性别男性后,让她用男孩的名字来上课,到学校换上男装,甚至还教她如何束胸,以阻止女性第二性征发育。这已经是在推行明显有害青少年健康的行为了。


卡尔代拉


女儿以老师希望的男儿身在校园生活了一段时间,但过得十分不愉快,心理压力非常大。


母亲越来越觉得蹊跷,调查后才知道,是两名教师策划了一切,于是将她们告上法庭。


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期间学校停课,在家上学的女儿立马选择做回女孩。这也可以显示出两名教师在她性别选择上的诱导痕迹之重。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她们并没有尊重孩子真正的意愿,只是自说自话把她塞进了跨性别的身份里。这样的骚操作既不利于孩子的自然发展,也是在给真正的LGBT群体身上泼脏水。


今年秋天,美国记者施赖尔在《不可逆转的伤害》一书中,抨击了美国越来越过激的儿童变性诱导行为。


他发现,近些年的自称是跨性别者的儿童数量激增,尤其女孩更容易被这样的诱导影响。


他在书中写到,许多学校、在线组织,过早引导孩子做出选择,而一些医生也越来越轻易地给儿童开激素类药物,将还没有判断能力的他们半强迫式地推向了性别认知的焦虑中。


性别是严肃的个人属性,而不是一个可以轻浮对待的流行趋势,任何组织都不应该自大地决定孩子的未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